• 民族歌劇《雁翎隊》

          重回白洋淀,喚起紅色記憶,弘揚以雁翎隊為代表的紅色革命文化。

           民族歌劇《雁翎隊》是中共河北省委宣傳部、河北省文化和旅游廳貫徹《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精神,紀念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組織創作的重點劇目,由河北省藝術中心創排出品。

          《雁翎隊》講述了八路軍排長張淀生受命回到家鄉白洋淀發動群眾組建雁翎隊,雁翎隊員、婦救會會長英蓮在抗戰中成長的故事,他們封鎖日寇水上運輸線,伏擊敵人包運船,首戰旗開得勝,敵人報復圍剿雁翎隊,小菱不幸被俘,英蓮為救小菱英勇犧牲,雁翎隊員悲痛欲絕,與敵人血戰,八路軍主力部隊趕來,全殲敵人的感人故事。

          《雁翎隊》用4大戰斗場面、15場布景、43個表演唱段串聯,展現了一幅幅唯美的畫面,隨著蘆葦、船只、水岸和演員的走臺,這幅畫面也隨之呈現一種動態的唯美。

     

     

         “魚兒魚兒,游開吧,我們的船兒要去作戰了。雁啊雁啊,飛去吧,我們的槍要去把敵殺……”

    (該劇部分情節取材袁靜、孔厥長篇小說《新兒女英雄傳》)

    PLAY A ROW

  •  蘊藏在民族歌劇《雁翎隊》

    音樂創作的溫度與筋骨

    OUR PHILOSOPHY

                                                                                                        民族歌劇《雁翎隊》的原創性主要體現在這部歌劇的音樂創作上,與話劇不同的是,歌劇導演

                                                                                                 的整體藝術的把握,劇本是出發點,音樂是落腳點。紅色經典的溫度首先體現在音樂激情點的戲劇

                                                                                                 性動力布局上,也就是說,導演統領舞臺二度呈現的各種藝術手段,緊緊圍繞著歌劇音樂總譜的這

                                                                                                 些富有感染力敘事任務,才能彰顯出歌劇藝術完整而富有張力舞臺魅力。

                                                                                                        民族歌劇《雁翎隊》的音樂創作,一方面,在戲劇性的音樂創作上,要承擔起再現“雁翎隊”

                                                                                                 有筋有骨有溫度的時代性格,在故事主干和人物個性以及生活氣息的營造等方面,突出河要盡量

                                                                                                 北燕趙山水的獨特音樂形象與地域色彩;再一方面,在音樂整體風格把握上,適應今天劇場藝術

                                                                                                 的審美要求,迸發出追趕當下大時代腳步的節奏美,增加歌劇音樂技巧的現代表現力,努力創造

                                                                                                 出原創民族歌劇叫好又叫座的新局面。

                                                                                                        民族歌劇旋律美的根基,始終圍繞著音樂的戲劇性與戲劇的音樂性這個創作課題。而歌劇藝

                                                                                                 術的終極魅力在于演員塑造的舞臺形象以及演出風格和演員角色塑造的要求。

                                                                                                         民族歌劇《雁翎隊》是一部故事情節豐富、人物形象鮮明、時代氣息濃郁、戲劇性與歌唱性

                                                                                                  完美統一的戲劇作品。                                                                               

                                                                                                       

    •        出品人  李 陽  

       

             民族歌劇《雁翎隊》由河北省藝術中心創排出品,開創了河北省由劇院進行藝術創作的先河。此次劇目創作依托中心的場地和平臺優勢,采用劇組制形式,獨立聘請創作團隊,與主要演員和多個演出班底單位單獨簽訂合同,充分利用社會資源,尤其是注重發掘培養河北省的藝術人才隊伍來進行本土題材的創作;在排演期間,利用劇場優勢,舞美提前進場,導演直接在景中進行舞臺調度,提升了劇目的排演效率和效果;該部歌劇的首演成功實現了中心進行劇目制作從無到有的突破,鍛煉了隊伍,增加了經驗,也增強了我們今后進行藝術創作生產的信心。

           

    •        藝術總監  郭玉紅:為致敬、為重溫、也為傳承

       

       

             重回白洋淀,喚起紅色記憶,弘揚以雁翎隊為代表的紅色革命文化。

             中共河北省委宣傳部、河北省文化和旅游廳非常重視這部歌劇的創作,給予了大力支持。

      經過歷時兩年的精心組織籌劃,主創團隊多次到雄安新區實地采風,收集了大量的創作素材,并對劇本、音樂唱段反復修改打磨,力圖通過務實的藝術實踐開創出代表河北特色的原創民族歌劇。這部劇也開創了以河北省藝術中心作為創排基地的新的藝術生產形式,推進了河北歌劇事業的發展,也為河北演員搭建了更寬廣的平臺。

    •       

       

             編劇、作詞王曉嶺:創作一曲心中的贊歌

          “無論你去過還是沒去過白洋淀,這片美麗的水鄉都是我們這一代人的神往和夢境。”

             提及《雁翎隊》的創作靈感,編劇王曉嶺的思緒仿佛穿梭回當年的蘆葦蕩,“童年時,雁翎隊的故事曾經風靡全國,這個喜愛的根也種在了我的心中。白洋淀是和雁翎隊緊密聯系在一起的,雁翎隊是抗日時期活躍在白洋淀的水上游擊隊,因為插在漁船土炮上的大雁羽毛而得名。雁翎隊被稱為淀上神兵,他們的戰斗故事充滿了傳奇色彩。當年描寫雁翎隊的長篇小說《新兒女英雄傳》和電影《小兵張嘎》等文藝作品都給我留下過深刻印象,這些縈繞心頭的記憶為我的創作帶來了莫大的動力。”

             歌劇《雁翎隊》遵循了荷花淀派的文學藝術特色。歌劇的故事線索,是男主人公張淀生重回白洋淀組建雁翎隊,在這個過程中,女主人公英蓮從一個受壓迫欺凌的水鄉女兒成長為英雄的雁翎隊員。“全劇不僅是塑造了某個光彩的典型人物,而是每個人都是劇中當之無愧的主角。在演出中的某個時刻,這些平凡的人互相打開,互相照亮,這往往是最感人的地方。”

             白洋淀也是和“荷花淀派”密不可分的,編劇王曉嶺說自己深受這種風格的影響,希望自己的作品也可以像白洋淀一樣明媚如畫、清新柔美?!堆泗彡牎穭≈兴枥L的景色、風俗、人文以及舞臺上所呈現的大雁、野鴨、魚兒、蘆葦、荷花……都將詩意地呈現在人們的眼前和心中。

    •         作曲李昕:極具地域色彩又適應時代需求的歌劇音樂創作

             歌劇是一門高度綜合的藝術,劇本是出發點,音樂是落腳點。

             這次擔任《雁翎隊》全劇音樂創作是被戲稱為“中華曲庫”的李昕,他談到,一開始接手這部劇的創作,第一反應是興奮,從小耳濡目染,雁翎隊的故事已扎根于心,這份熟悉和喜愛使他很快地投入到《雁翎隊》的歌曲創作中。“我心中有一個目標,向經典歌劇《小二黑結婚》《白毛女》《洪湖赤衛隊》《江姐》看齊,在經典中為自己找尋創作的理念、手段、空間,為《雁翎隊》打下堅實的創作基礎。”

             與單曲的創作不同,歌劇的音樂一定要具備連貫性和整體性,能夠帶動整個故事情節的發展。為了更好地應對這一挑戰,李昕在前期做了大量的功課:反復重溫雁翎隊的故事,查閱了很多具有河北地方特色的民歌,并將地方的民歌、民謠、說唱、戲劇等都進行了研究和梳理,以達到厚積而薄發。“《雁兒飛》是我提筆寫的第一首歌,整個創作過程順暢成功,在整體音樂的構架上,用純民族調式的五聲音階寫就了主題歌《雁兒飛》,為了高度突出主題,《雁兒飛》這首歌曲貫穿全劇始終。”李昕說。

           “對于《雁翎隊》的音樂創作,一方面要承擔起再現‘雁翎隊’有筋有骨有溫度的時代性格,營造具有生活氣息的故事主干和人物形象;另一方面,在音樂整體風格的把握上,必須遵循人民群眾對歌劇創作的審美需求和對歌劇創作的聽覺習慣,遵循有時代特征的音樂創作理念。”李昕說,“為本劇配器的是我多年的好友,沈陽音樂學院的劉聰教授,由于多年的密切合作,我們的理念、認識高度統一,盡管這樣我們還是就配器的風格和旋律的走向、安排等細節問題商討了十余次,今天呈現在大家面前的《雁翎隊》的全部音樂,簡約、好聽、入心入情。” 

    •        導演王延松:“重回”紅色經典的美學原則

             整部歌劇以張淀生“重回白洋淀”開場,而后演繹了張淀生與女主人公英蓮從重逢、協力抗日,再到英蓮犧牲的一系列故事;“重回”不僅是男主人公在劇里故事情節的重回,而且是藝術的重回與高度再現,在歌劇的舞臺呈現中運用了一系列的表現手法,將蘆葦、荷花、小船等白洋淀的原生元素搬上了舞臺。重回,是一種對崇高精神的故事性典型場景與細節的表現,營造出當下時代對過往革命信仰之美的敬仰,喚起新時代的精神共鳴與真實感動。

            “歌劇演出是一個形象的系統工程。全劇43段音樂敘事,4大戰水上斗場面,7條船10幾次穿插,12片蘆葦貫穿全劇不停切換。不能亂、要清晰流暢、要有章法、要相得益彰。”面對繁重復雜的排演任務,王延松導演倍感壓力。在第一次排演現場中,隨著演出一幕幕的推進,大合唱的尾聲揚起,他底氣十足地說出“這戲成了!”無數日日夜夜的辛勞在那一刻也得到了真正地釋然。

           “對美的渲染要用新手段,這是民族歌劇《雁翎隊》舞臺敘事的總體美學原則,這里的美,不僅是形式更是內容。我要把白洋淀的美還給觀眾、還給河北。”王延松表示,“為此,民族歌劇《雁翎隊》以簡潔有力的表現手法,搭配娓娓道來的白描敘事方式,在追求整體效果的美感與自由度的同時,夯實《雁翎隊》再現紅色經典的主題,與日寇以及一切黑暗勢力的戰斗精神。”

             正如劇中開場唱到“魚兒魚兒,游開吧,我們的船要去戰斗了。雁兒雁兒,飛去吧,我們的槍要去把敵殺……”重回白洋淀不是一句口號,而是生動地展示了主創團隊在排演過程中施加的豐富的藝術想象和精準的藝術手段。

             重回白洋淀,喚起紅色記憶,弘揚以雁翎隊為代表的紅色革命文化,主創團隊希望通過這次合作用心創排講好“河北故事”,表達心中的一曲贊歌。

第二幕 英蓮與合唱

主創

演出花絮

媒體評價

視頻訪談

亚洲成在人成线免费视频